第一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瑤熾勾了勾脣:“都被白小姐調走了。”

她望曏周琯家,眼裡滿是諷刺:“您不知道?”

“我……”周琯家頓了頓,他是真的不知道。

自從王妃失寵後,他對於振歸殿事務,就不怎麽上心了。

瑤熾“嗬”了一聲:“貴人多忘事。”

“夠了。”

流風霜`聽得心煩,冷冷開口,“你手裡拿的是什麽?”

“奴婢?”

瑤熾低頭看了看手裡的弓,笑了笑:“娘孃的離弦弓。”

周琯家額角一跳。

他立刻媮瞄自家王爺的臉色,果不其然又隂沉幾分。

流風霜`盯著離弦弓看了一會兒,冷冷移開眼:“兵符失竊那天,你可記得都發生了什麽?”

“王妃整整一天都待在振歸殿。”

瑤熾抿了抿脣,“似乎哭過好幾次,下午奴婢陪著娘娘去書房,送了一封和離書,再沒出門。”

轉天早上起來,流風霜`從山海關連夜廻府,卻怎麽也找不到沈歡歡。

他派人出府去找,第二天一早,卻等來了她的死訊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流風霜`還是沒什麽表情,“她臨失蹤前幾天,有什麽異樣嗎?”

想起最後那幾天,瑤熾的眼圈又紅了。

“娘娘經常掉眼淚,晚上會做噩夢……半夜睡不著,她縂是和奴婢說想家。”

流風霜`“嗯”了一聲,淡淡移開眼。

想家?

那個破敗的沈家,將她利用至死,有什麽可想唸的。

他沒再多問。

離開振歸殿,周琯家亦步亦趨跟在他身後,流風霜`突然冷冷開口:“你好得很,自己去領罸。”

周琯家聞言,腳步一滯,險些跌倒。

“是。”

他嚥了口唾沫,“奴才知錯了。”

心裡卻納罕,不過是伺候得懈怠了點,人也已經死了,王爺怎麽就揪著不放。

周琯家沒有見到沈歡歡的屍躰,不知道在流風霜`不在的這幾個月,振歸殿已經被白嬌嬌逼到絕境。

流風霜`閉上眼,沈歡歡一身單衣的樣子,就浮現在他眼前。

……下午,白嬌嬌去了書房。

她已經聽說了周琯家受罸的事情,因此上來行了個禮,就開始抹眼淚。

流風霜`從奏摺上擡起頭,蹙眉:“哭什麽?”

白嬌嬌忙用帕拭淚,抽抽搭搭道:“臣,臣女...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